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基龙德

上善若水,厚德载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阿基龙德,又名阿克斯基德、湖南雪峰山人士、党员、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书协会员,东方红书画协会会员,业余作家、篆刻、戏曲、剪纸爱好者、本人性格开朗,爱好广泛,希望在博客上能和大家分享一切快乐,并成为真正的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童年趣事之二----辣椒之死  

2007-09-27 20:34:37|  分类: 阿基龙德随笔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原创]童年趣事之二------辣椒之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阿基龙德

    谈到真正的恶霸还数我们村的申老头,他是我们蛇家村的土霸王,他有三个儿子,大儿子申牛是一个无恶不作之人,以致地方的人都畏惧他三分,二儿子申财是个软木头却偏取了个毒辣婆娘,做尽了丧德之事,三儿子申粮是个十足的傻瓜成天只知道嘻笑玩耍。

打从小就得知申家与村里人大部分不和,受尽了申家的欺凌,无奈申家人多势众、个个牛高马大、而且心肠狠毒、手段极为卑鄙,听我娘说我差点就葬在送在他们手里,那是我还在娘肚里五个月的时候,一次二姐外出放牛因大意了点,牛跑到了他的庄稼园里,刚好被他发现,申老头拿起扁担就追着牛打,牛疯狂地跑着,申老头追不到便回家把大儿子申牛叫来一起打,围着村子跑了一个大圈,扁担打断了二根,但他还不放手,一定非打死不可。

二姐只能看着哭泣,跑回家告诉我娘,那时娘怀我五月有余,硬是挺着大肚子去阻挡他们,必竟那是我们家的宝呀,几家人的田地都得靠它来耕,申牛见我娘来阻挡一手把我娘推到了地上,痛得我娘咬牙切齿还动了胎气,幸好她是倒在了稻草地里,否则我这条小命就算玩完了,眼看着老黄牛被打得鲜血淋淋,没过几日老黄牛还是命归了黄泉。

那时我父亲还在部队未归,否则这场战争非战不可,打了牛还不算却还在我们地里挖了一担地瓜作为赔偿,每每想到这事火焰就直往上涨,怎么也扑不灭。

有一次我和阿卫到山上去割猪草,无意走到申家的庄稼园外,见有好多猪草就割了起来,而且是在他庄稼园外非他家所种,不幸的是被申老头看到了,他大声骂到:“兔崽子,你们想死了,老子地盘的猪草也敢割”。我看他来势凶凶于是拉着阿卫拔腿就跑,还好我们跑得快但半篮猪草却泡了汤,想想真是吞不下这口气,他凭什么不让我们割,野猪草又不是他家所种,越想越来气,于是我脑海里跳出了一个主意,笑容马上浮现在我脸上。

下午时分我找来了阿卫,把我的想法和他商议,没想到哥们还真够义气,马上就达成了共识,我们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也让他尝尝欺负他人的后果,那时候晚上小孩都有去抓田鸡的习惯,用以填补些家用,我们家虽不赞成我去,但我坚持要去母亲也不会反对,就是那天晚上我和阿卫各自带了一个麻袋,还偷偷地提了一瓶开水,拿着手电筒装作去抓田鸡,我知道在二里远的一个地方申家种了一片很好的辣椒园,我们偷偷地溜到了申家的辣椒地,在每株辣椒苗下倒上一点点开水,一大片辣椒地差不多倒了一大半,开水倒完了心里也舒畅了,这时出现了一只猫突然叫了一声,打破了那寂静的夜晚,吓得我们俩出了一身冷汗,还好没被发现,于是又偷偷地回家入睡了。

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恶梦,梦见申老头知道了整个事件的原委,把我们家的柜子都打烂了,还要我们赔了他三担辣椒。醒来时却已是九点有余了,发现母亲坐在我身边在问我怎么了,是不是昨天晚上吓到了,我连忙摇头,母亲告诉我申老头一大早就到处说他家辣椒得了一种惯病,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辣椒全死了。

母亲吩咐我在家自己弄点饭吃她也要去地里看一下辣椒有没有事,我心里那股乐滋劲就别提了,内心就像无数个兔子在跳。见母亲提着篮子出去了,没想到阿卫比我起得早多了,他早就在外面等着我了,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冲我来了句:“哥们!你干的好事,真牛、以后我听你的,走!叫上阿俊去我家吃糖饼去。”

未完………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