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基龙德

上善若水,厚德载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阿基龙德,又名阿克斯基德、湖南雪峰山人士、党员、益阳市作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书协会员,东方红书画协会会员,业余作家、篆刻、戏曲、剪纸爱好者、本人性格开朗,爱好广泛,希望在博客上能和大家分享一切快乐,并成为真正的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补锅剧本  

2007-08-10 21:39:07|  分类: 阿基龙德戏曲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补       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翻译者:阿基龙德

刘大娘:莫叫莫叫,来了来了……刘大娘我笑呵呵,笑呵呵,笑呵呵,呵呵呵!哈哈哈…..

喂了队上的一只好猪婆,好猪婆,下了一窝崽有十几个,个个都长得蛮不错了,嘴巴子短,腿杆子长,圆圆滚滚肉又多,社员们纷纷来订货,只等满月就开窝呀,人人都夸我喂得好,还要开会表扬我,表-扬-我-咧…..只怪我粗心大意闯了祸,我失手就打破了煮潲的大铁锅,急得我大娘莫奈何,拿了饭锅当潲锅,饭锅子细,潲又多,猪崽子天天吵场伙,扯着我的衣,跑又跑不脱,追到厨房里拱灶脚,咬破南瓜大半个,吃了一篮青豆角,一簸箕花生只剩得点壳,还打烂我一只,长沙买的,上了釉的,雕了花的,还是我娘屋里陪嫁的好蒸钵,好蒸钵。

你们这些淘气的猪崽子,老娘只餐把没按得钟点,你们就闹翻了天,哎呀!象这样的吃法,就是再煮两锅都不够的,算了,算了,等下再吃,等下再吃….偏偏在这个时候把个煮潲的大铁锅打烂了,我想去买一口呢,又要花费队上的七八块,又不合乎增长节约的原则哒,昨天我打发兰英妹子,要她去接一个补锅的师傅来,也不晓得她到底去了没有,哎呀!听说我屋里这个鬼妹子,最近几年在外面对了象哒,那伢子叫什么李小聪,年龄,人品,相貌,职业都瞒了着老娘,昨天未必她没去接补锅的,到她对象家玩去了,喊她来问一下,兰英,兰英,你那猪草洗好了没有?

兰英:洗好了,洗好了.

刘大娘:鬼妹子你快些来呵.

兰英:来了来了,野菊花开满坡,开满坡,风吹河水闪金波,

闪金波,我与小聪同上学,去年高考唱毕业歌,回乡劳动情意合,我生产来他补锅,他补锅,怎奈我妈妈思想不正确,说什么低人一等才补锅,前些天妈妈把锅打破,急得她莫奈何,这真是好时机巧遇着,趁热打铁做工作,做工作,妈妈,喊我干什么?

刘大娘:妹子,来来来,我来问你,昨天妈妈要你去接一个补锅的师傅来,你到底去了没有?

兰英:去了,去了.

刘大娘:去了,去了,去了个鬼,你以为妈妈不晓得,昨天你根本就没去接补锅的,你是到?

兰英:到哪里去了?

刘大娘:到你那对象李小聪家里去了,

兰英:没有.没有,你老人家您莫乱猜,我妈妈她怎么知道的呢?

刘大娘:哎呀!神色不对,兰妹子,你放坦白点,昨天你到底到哪里去了,讲了是去接补锅的去了,那补锅的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来呢?

兰英:妈妈,你莫急啰,今天初几了?

刘大娘:初一了,妹子呀!

兰英:那补锅的师傅说,他十五不来,三十一定来.

刘大娘:要等那样久,

兰英:那就是啦,妈妈,如今补锅的师傅忙得很,今天王家湾,明天李家湾,后天又是张家湾了.

刘大娘:我怕她俏上天.

兰英:上天不上天,轮到我们家里,那只怕要等到月底了,

刘大娘:蠢妹子,你当时为什么不把他拖了来呢?

兰英:什么,什么,你要我去拖他,那怎么好意思.

刘大娘:那有什么不好意思呢?请他来补锅,正大光明的事嘛,真是封建脑筋.

兰英:妈妈,要是我们家里有个会补锅的那几多好啰.

刘大娘:那还用讲,可惜就是没得啰!

兰英:那您就找个会补锅的,做女婿.

刘大娘:什么,你讲什么?

兰英:我是讲,您找个会补锅的做女婿哩.

刘大娘:呸啾,碰了你娘的鬼哩,为什么要找一个会补锅的做女婿呢?锅子烂了,喊他来补一下那还差不多,要补锅的做我的女婿,想偏他的脑壳.

兰英:妈妈,那照您这样讲,世界上那么多的补锅匠,那就都莫想找对象了.

刘大娘:人家不找对象关你什么事呢?哎呀!俗话讲得好呀,养女莫嫁补锅匠,一脸墨黑象团炭,

兰英:妈妈,不对,我听人家是这样讲的,你莫小看补锅匠,他为大家流黑汗,那张家拖,李家喊,一副担子都抢烂.

刘大娘:哎呀!我妹子开口闭口夸奖补锅的,把个补锅匠捧上了天,未必她那对象是一个补锅匠.

刘大娘:不想不象,越想越象,妹子呀!婚姻本是件大事情,妹子呀,嫁一个补锅的误终身,误终身我的妹子呀.

兰英:妈妈,你真是旧脑筋,我的妈妈呀,你用老眼光来看新事情,老眼光来看新事情,我的妈妈呀,如今已是新社会,妈妈呀,新呀新社会我的妈妈呀!门门职业都光荣,门门职业都光荣呀,我的妈妈呀!

刘大娘:说什么光荣不光荣,妹子呀.补锅的哪有个好名声,好名声,我的妹子呀!屋檐底下到处蹲,妹子呀,一脸墨黑尽灰尘,尽灰尘我的妹子呀.

兰英:满脸灰尘要什么紧,补锅也是为人民,干革命不分贵和贱,没有补锅也不行,也不行,

刘大娘:哎,你那李小聪到底是干什么的,是不是一个补锅的.

兰英:不是的,不是的,不是的.

刘大娘:当真不是的.

兰英:当真不是的.

刘大娘:确实不是的.

兰英:确实不是的.妈妈,哪个又骗了你不了,您也太不相信人了.

刘大娘:不是的,不是的就好,妹子呀,妈妈就是不放心,深怕你失错,对错了象,象你这样的高中毕业生,那什么爱人不好找,找一个有文化的,有技术的,职业好的,贡献大的.

兰英:妈妈,你又来了.

刘大娘:好好,我不讲了,我不讲了.

兰英:他为什么还不来呢?

刘大娘: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呢,你就去催他一下吧.

兰英:好好好,我去催.

刘大娘:哎,你回来做什么?

兰英:我还要梳一下头.

刘大娘:梳什么头啰,又不是去对象.

兰英:妈妈,你看我这一身,搞得个那踏死了,我走出去,那人家会讲,哎呀来,你们大家快点来看啰,这是刘家大娘教出来的好女啰.

刘大娘:算了算了,快点去,

小聪:补锅啊!翻过山坡又过河,田园到处唱新歌,支援农业我劲头大,挑起红炉喊补锅,补锅啊!补锅呀!补锅虽然是小手艺,人人见我笑呵呵,螺丝钉虽小用处大,革命何必选工作,只要群众称心意,我喊破嗓子也快活,也快活,补锅啊。补锅呀!

兰英:听得喊补锅,急忙出房门,小聪他来到了,兰英我喜在心,喜呀喜在心呀,小聪。

小聪:唉,兰英。

兰英:你为什么才来呢?

小聪:我们补锅组开会去了,

兰英:把人都急死了,

小聪:那就补起来了,

兰英:我妈还是看不起补锅的。

小聪:老人家有一点旧思想,那你就耐心说服她嘛。

兰英:你不晓得,道理跟她讲了几箩筐,她横直听不进,我看趁今天这个机会,好好地帮助她,使她哓得没有补锅的就不行。

小聪:那你有什么办法?

兰英:办法,走。

小聪:要得,

兰英:小聪。快喊补锅啰,

小聪:好啰,等下见你妈妈,我喊什么才好?

兰英:就喊刘大娘。

小聪:喊岳母娘,

兰英:那就喊不得,

小聪:那我就不喊。

兰英:小聪,你快喊补锅啰。

小聪:补锅啊!有搪磁脸盆,漱口缸子,鼎锅,饭锅,菜锅,潲锅,要补的啵,要有补锅的就快点来啦,没有锅补我就会走啦,补锅啊!

刘大娘:兰英,外面什么人在喊?

兰英:妈妈,是补锅的师傅来了。

刘大娘:补锅的师傅来了,在哪里?在哪里?怎么是个没有年纪的,后生子,你晓得补锅啵?

小聪:不会补锅我不来,大娘啊!补得不好你打招牌。

刘大娘:有点子味,唱起歌答话,

小聪:如今世道真正好,大娘啊,怎不叫人唱开怀。

刘大娘:唱起这样多,你姓什么?

小聪:十八子就是我的姓,大娘啊,大娘你可猜得出来。

刘大娘:小师傅敢莫是姓李。

小聪:正是的。

刘大娘:该不会是李小聪吧,后生子,你叫什么名字?

小聪:我叫李小。

刘大娘:小什么?

小聪:我的小名叫做满伢子咧。

刘大娘:后生子,你读过书没有?

小聪:读过,高中毕业。

刘大娘:你也高中毕业。

小聪:大娘,您还不相信啵,

刘大娘:相信,他一定是不好好读书,要不然怎么会来学补锅呢?后生子,你讲你高中毕了业。那你为什么不升大学呢?

小聪:响应党的号召,支援农业第一线嘛。

刘大娘:你跟我兰英讲的一样,

小聪:本来就一样。

刘大娘:什么一样。

小聪:我是讲升大学跟搞劳动生产,都是一样的,噢,大娘,您不是讲有个锅要补吗?

刘大娘:是的。

小聪:是一个什么样的锅?

刘大娘:是一口煮潲的大铁锅。

小聪:大铁锅。

刘大娘:只怪我粗心大意。

小聪:是大的。

刘大娘:这几天饿得猪崽子哇哇的叫,

小聪:呱呱地叫。

刘大娘:人的饭也不能够依时吃。

小聪:一齐吃。

刘大娘:走,抬锅子去,抬好了,小师傅,请你费力替我把这口锅补好。

小聪:那当然,那当然,给岳母娘补锅啊。

   刘大娘:岳母娘?

  小聪:我是讲上次给我岳母娘补锅,补得蛮好,这次给您补,那就也要补好点子啰.

  刘大娘:小师傅讲个价啰.

兰英:讲个价.

刘大娘:多少钱?

小聪:三毛钱.

刘大娘:好好好,三毛就三毛,

刘大娘:小师傅,这就看不你不出来,你一个补锅的,还带着书本跑,这是一本什么书呢?

小聪:雷锋日记.

刘大娘:是呀,是呀,如今人人个个,都要向雷锋学习.

  小聪:哎!

刘大娘:哎,这个时候你就莫学了,替我把锅子补好,我等着锅煮潲咧!

小聪:大娘,您是要快点子吵.

刘大娘:哎呀,就是要快.

小聪:要快那就还要个人帮忙.

刘大娘:干什么?

小聪:拉风箱.

兰英:拉风箱,我最会拉了.

刘大娘:拉就拉,又最会拉了.后生子呀,我去泡一碗芝麻豆子茶给你喝.快点补锅锣.

兰英:听到嘛,我妈妈还要泡芝麻豆子茶招待你哩.

小聪:听到了,好,那我们就开始补起来吧.

兰英:手拉风箱呼呼响,火炉烧得红旺旺.

小聪:女婿来补锅,瞒了丈母娘.

兰英:操作要留意,当心手烧伤.

小聪:双手烧伤不要紧.

兰英:怕只怕呀

小聪:怕什么?

兰英:说服不了妈妈娘,呀哎呀

小聪:跑马莫怕山.

兰英:行船莫怕滩.

小聪兰英:帮助我丈母娘(妈妈)娘.改造那旧思想.

兰英:风箱拉得响.

小聪:火炉烧得旺.

兰英:我把风箱拉.

小聪:我把锅来补.

兰英:拉呀拉

小聪:补呀补

兰英:拉呀拉

小聪:补呀补,教育我的丈母娘,兰英我的同志呃.

兰英:教育我的妈妈娘.小聪我的同志呃.

刘大娘:出得门来看,炉火亮堂堂,年轻的后生子,模样长得强.诚实又伶俐,随身带文章,可惜他学补锅,真是太荒唐,真是太荒唐,太荒唐.后生子呀,锅子补得怎么样了.

小聪:补了一半了.

刘大娘:拿来我看看.

小聪:好呀,请大娘指教.

刘大娘:哎呀,小师傅呀,这就看你不出来.你人就没年纪,这锅硬补得蛮好啦。.

小聪:大娘,您看锅子就照这样补要得啵,

刘大娘:要得,要得,蛮好,小师傅,那又不是我夸奖你,你这样年轻,就有这样好的技术,那将来一定是个补锅.

兰英:专家.

小聪:手艺粗糙,大娘你太夸奖了.

刘大娘:那又不是我吹牛,什么人只要过得我的眼,一看就中.

小聪:大娘,虽然您一看就中,可是还有一些人就偏偏看不中哩.

刘大娘:那又是哪一个呢?

小聪:是我那岳母娘咧!

刘大娘:什么呀,你这么年轻就结了婚?

小聪:没有,没有。大娘,我们是响应党的号召,晚婚哩。

刘大娘:那是要晚婚了。象你这样的好伢子,你岳母娘为什么会看不中呢?

小聪:大娘呀!可惜我那丈母娘,嫌我是个补锅匠,炭屑煤灰沾满身,脸又黑来手又脏。大娘!

刘大娘:嘿!

小聪:还说我屋檐角下到处蹲,配她女儿配不上,大娘呀!配她女儿配不上呀!

刘大娘:也难怪你岳母娘有种思想哩,象你这后生好模样,聪明能干手艺强,七十二行都好学,为什么要当补锅匠呀呀呀!

小聪:什么?大娘,原来您也跟我那岳母娘的思想是一样的,好,这口锅我就不补了。

刘大娘:你不补了。

小聪:还是请您另找高明吧。

刘大娘:哎,小师父呀,你这是为什么?

小聪:您看不起我的职业,我还看不起您的思想咧!

刘大娘:小师父,小师父,你为什么一下子发这样大的脾气,有话好商量了。

小聪:这没有什么好商量的,您嫌我补锅的没出息,那你就去找个有出息的,我是高低也不补了。

兰英:妈妈呀。猪崽子饿得唧唧的叫。

刘大娘:哎呀!不得了啦!哎呀!小师父,小师父,你看你补得半不烂残的,那怎么行啰?

小聪:大娘!您思想要是不改变,我就是不补。

兰英:妈妈!猪崽子饿瘦了,那队上会受损失的。

刘大娘:妹子,帮忙劝劝他。

兰英:我不去。

刘大娘:去啰!

兰英:好,我来帮忙,补锅的,你莫以为你了不起,你们呀,屋檐脚下蹲,满脸尽灰尘,没有你,我们一样的煮潲。

刘大娘:哎呀!蠢死了。

小聪:那我就要走了。

兰英:那你就走吧。

小聪:我要走。

刘大娘:小师父,你莫走。

小聪:那我就要走了。

兰英:那你就走吧!

刘大娘:小师父,你莫走啰!

小聪:那我就要走了。

兰英:那你不走吧!

刘大娘:慢点,、、、、好,你不补,你板俏,你学了这一点子技术,就来卡人呀!我来问你,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?你对集体的养猪事业是怎样认识的?逢年过季你还想吃肉啵。

小聪:怎么不想吃肉,大娘呀!

刘大娘:你也想吃肉,想吃肉,再来问你,既然想吃肉,那要喂猪不咧。

小聪:当然要喂。

刘大娘:既然要喂猪,那又要煮潲不咧?

小聪:当然要煮潲。

刘大娘:既然要煮潲,那要有锅不咧?

小聪:当然要有锅。

刘大娘:既然要有锅,那锅子烂了要补不咧?往下讲。往下讲,为什么不做声了呢?哎呀!他还学雷锋呢!在学校里老师是怎么教育你的!

兰英:对呀!老师是怎么样对你讲的,对待这种思想,就要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,妈妈呀!

刘大娘:对待这种思想,逢年过节只有请他吃骨头,没有肉给他吃哒。

小聪:好,逢年过节我就不吃肉,不这大娘呀!那我也向您问几句,您是凭什么得的表扬?

刘大娘:凭我喂猪喂得好。

小聪:那喂猪要不要煮潲咧?

刘大娘:那当然要煮潲呵!

小聪:那煮潲要不要锅子咧?

刘大娘:那当然要有锅子呵!

小聪:那锅子烂了要不要人补咧?

刘大娘:那当然要人补。

小聪:那要是大家都像您这样,都看不起补锅的,都不来学补锅,那哪个来给您补锅呢?哎呀!往下讲,往下讲呀!您老 家为什么也不做声了?

兰英:妈妈,没有理了吧!

小聪:大娘呀!革命工作是整体,好比是一部大机器,喂猪的要我把锅补,补锅又靠炼铁的,钢铁工人神通广,也要吃饭和穿衣,吃饭离不了种田汉,穿衣又靠织布的,七十二行都重要,彼此相靠不能离,大娘呀!

刘大娘:该死的,搞了半天还是我错了,小师父呀!你莫见怪,刚才我是错误思想,思想错误。

兰英:妈妈。

小聪:大娘,好了,好了,只要您认识到那就好,这口锅了,我保险帮你补得称心如意。

刘大娘:那就好。泡茶,泡茶。妹子哟,抓点芝麻豆子。

兰英:晓得。

刘大娘:妹子

兰英:呀!

刘大娘:擂钵里擂点子姜。

兰英:晓得,晓得,晓得。

刘大娘:小师父,请坐。

小聪:我这里有凳子呢。

刘大娘:我来帮你拉风箱。

小聪:那要不得了,您这么大年纪。

刘大娘:要得,要得,快点补起来啰!

小聪:烧溶铁水把锅补,小聪我心里喜盈盈。

刘大娘:呵呵,一哟一哟嘿,喜呀喜盈盈。大娘我一旁拉风箱,小师傅补锅汗淋淋。汗呀汗淋淋呀!

兰英:小师傅,喝茶啰!

小聪:螺丝钉虽小用处大。

刘大娘:莫把补锅来看轻。

兰英:妈妈,补锅这职业重要不重要?

刘大娘:这一门职业实在不能少。

兰英:少了了怎么样?

刘大娘:猪就吃不饱。

小聪:补锅补好了。

兰英:妈妈你快煮潲。

刘大娘:补得实在好。

兰英:补得光又牢。

刘大娘:光又光

兰英:牢又牢。

刘大娘兰英:小师傅手艺实在高。

刘大娘:小师傅,来呀,来呀!刚才你不是讲你岳母娘的思想有点看不起补锅的啵!依我看,你再去给她补两个锅,把刚才的这些道理耐烦地跟也讲一讲。她的思想一定会通的哩。

小聪:大娘!我那岳母娘的思想通了,

刘大娘:通了,怎么通的。

小聪:我跟她谈通的。

刘大娘:什么时候?

小聪:刚才。

刘大娘:刚才!你敢莫就是?

小聪:我就是李小聪。

刘大娘:妹子呀!

兰英:哎!

刘大娘:你们这是唱的什么戏?

兰英:妈妈呀!我们这是唱的花鼓戏《补锅》哩!

注:这是湖南花鼓戏当中很典型的一个剧目,也是我最爱的一个剧目,在此我用普通话翻译过来,希望能给那些爱好湖南戏曲的朋友们带来方便.祝大家能和我一样在戏曲里找到享受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7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